当前位置: 主页 > 市场分析 > 正文

“稳定收入”对普通人有多重要看了骑手发展报告我羡慕了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2-02-22 评论数:

  阿里巴巴内部裁员约 2 万人;爱奇艺裁员比例达 20% 至 40%;字节跳动解散战略投资部,其在此之前发布内部邮件称,决定裁撤“人才发展中心”团队;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MEG)旗下游戏部门被爆裁员300多人,直播业务有大比例裁员;快手四大事业部电商、商业化、国际化、游戏,均被爆裁员,个别部门裁员比例达30%……

  随着随着越来越多的裁员消息曝出,不少网友表示,有一份稳定收入是多么重要,也有不少人调侃道,被道裁员后可以去做网约车滴滴司机、外卖骑手等。

  此前,一位CAD物流规划师因生意失败负债近40万,转行在广州天河区做起了外卖小哥,凭借自己的努力他清了大部分债务。因工他工作能力突出且擅长规划送餐路线,他成为外卖圈里公认的广州“活地图”。如今他已经42岁了,每个月工资稳定在两三万。

  类似这样靠做骑手实现人生成就的事情不止一例。前段时间,一位杭州80后兼职骑手自学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兼职做骑手,一方面获得稳定的收入为家人提供更好生活,一方面利用灵活的送餐时间备考。评论区一方面被这小哥励志的行为打动,并表示敬佩,另一方面网友们也纷纷谈到:羡慕这位外卖小哥,每天工作还不如外卖赚得多。

  近日,饿了么发布《蓝骑士发展与保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2021年,114万人通过蓝骑士工作获得稳定收入。《报告中》中还提到显示,外卖配送是一个需求大、收入相对有保障的工作,7%的骑士将其作为踏入社会的“第一份工”,超四成骑士希望一边跑外卖,一边寻找留在城市的其他工作机会。

  28岁的王国峰今年28岁,在天津做了四年的美团骑手。在老家当骑手,18岁高中毕业后,的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天津做送货司机。由于妻子在饭店打工,了解到骑手收入不错,他开始在天津改送外卖。王国峰说,他认为,骑手每天自由接单,没有固定上班时间,也没有开车辛苦,他平均下来每月有七八千,最高月收入曾达到一万多。

  去年5月,王国峰回到安徽老家做骑手。据了解,他在有两个孩子,大的8岁,小的6岁。考虑到孩子小孩的教育问题,他用多年工作积攒打工的十几万元积蓄,再加上家里爸妈的资助,在老家凑够了20万的首付,在新城区买了一套100多平的学区房,附近有口碑不错的小学。考虑到在现在孩子在新环境适应得不错,成绩也变好了,每人各报了一个兴趣班。由于天津送外卖的做骑手收入还是会比老家多,他今年过完年打算再回天津做骑手。

  在骑手中,这样的靠送外卖改变生活的大有人在。前段时间,一位杭州80后兼职美团骑手自学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兼职做骑手,一方面获得稳定的收入为家人提供更好生活,一方面利用灵活的送餐时间备考。评论区有网友说,被这小哥励志的行为打动,并表示敬佩,还有很多网友提到:羡慕这位外卖小哥,自己每天工作可能还不如外卖赚得多。

  事实上,骑手是一份灵活而稳定的工作,拥有灵活的时间和稳定的收入,通过努力,每个人都能与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实现稳稳地幸福。

  事实上,骑手是一份灵活而稳定的工作,拥有灵活的时间和稳定的收入,通过努力,每个人都能与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实现稳稳地幸福。

  随着国家多部门联合出台《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等文件的出台,也为保障骑手权益,提高就业质量提出了更具体的要求。国家的法规保障,越来越多“灵活就业”群体选择外卖骑手这一副业来改善生活。

  近几年,考公的热度也愈发高涨,体制内稳定的收入成为大多数人的理想选择。从《2021 年毕业生求职报告》来看,有 90.9% 的应届生更青睐事业单位、国企、央企等体制内工作。而且,海归群体也更倾向于稳定的岗位,2020年有25%的海归选择入职国企。可见,稳定的收入,成了求职者们最看重的一环。

  而对于那些背着房贷、车贷的普通打工人来说,拥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则更为有多重要。

  此前,一位CAD物流规划师因生意失败负债近40万,转行在广州天河区做起了美团的外卖小哥,凭借自己的努力他清了大部分债务。因工他工作能力突出且擅长规划送餐路线,他成为外卖圈里公认的广州“活地图”。如今他已经42岁了,每个月工资稳定在两三万。

  除了全职跑单的骑手,《报告》中的另一个数据也很有意思。外卖配送上线时间、接单时间较为自由,成为新业态劳动者的副业选择。在调研中,四成骑士表示有本职工作,超两成在其他外卖平台从事配送工作。

  今年36岁的胡军是江西人。他在20岁出头的时候来到一家知名制造业企业工作,一干就是16年,目前是负责电子元件相关产品线人左右的团队。下班后,利用空闲时间,胡军也尝试了不同类型的兼职工作,以增加收入,补贴家用。

  早在2019年短视频、直播最火热的时候,胡军靠着短视频、直播,获得一笔不小的收入。2020年初,胡军还开始玩抖音,账号”搞笑军哥“中,时不时地活跃着他的身影。2020年7月,胡军开始了新的尝试——兼职做美团骑手。

  胡军说,目前利用下班时间跑单送外卖,能够让他每月额外增加3000元左右的收入。

  王涛曾经的工作是一名包工头,负债超十万元。为了还债并在武汉这座城市扎下根,选择当骑手。目前欠款即将还清,并且兼职在短视频平台抖音发布日常视频、在头条上发布头条文章获得更多的收入。事实上,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根据自己的需求,灵活选择不同平台甚至不同形式的兼职,成为普通人触手可及的副业增收路径。

  无论是送外卖还是拍短视频、写文章……随着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滋生出了许多与传统行业不一样的工作形式,这些工作更具自由性,因此灵活就业也成为当下就业新选择。国家多部门发布了关于劳动者就业、行业发展和企业发展等政策,为灵活用工业态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撑,也给灵活就业者们提供了基本的权益保障。

  在河南暴雨灾害、疫情等关键时刻,不少外卖小哥、快递小哥在风雨来临之时救人于水火、为疫区人民送去物资;外卖行业也帮助备受冲击的餐饮业找到发展的新方向……这些都得益于数字经济能够通过技术能力稳定供需关系,其在经济发展和民生保障中发挥稳定性作用。

  随着数字经济不断加快建设步伐,选择灵活就业的人群不仅会有一份相对稳定又不菲的收入,弹性的工作制度也将影响社会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