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同是越位的爱为什么贺涵被人祝福许幻山却遭人唾弃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2-08-09 评论数:

  《我的前半生中》,以贺涵的个性自由而独立,是万万不可能喜欢虚荣的家庭主妇罗子君的,就像唐晶在面对贺涵对罗子君的数落时说:“你们两个本来就是两个不同星球的人,八辈子也不可能有交集的。”

  唐晶对这句话的自信,对罗子君和贺涵的信任,使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的爱情需要在闺蜜面前留有空间,反而是频繁的让贺涵独自送罗子君回家,邀请罗子君参加她和贺涵的约会,请贺涵帮助罗子君成长。

  在唐晶的一再关怀和分享中,贺涵一步一步爱上了她的闺蜜罗子君。而她口口声声告诉贺涵很单纯很好的罗子君也跟她相恋10年的男友玩起了暧昧。

  最终,这段关系大白天下,推心置腹的闺蜜相忘于江湖,相恋10年的爱人从此成了陌生人。

  这段关系中,原本专一的贺涵为唐晶等了10年,最终却为熟识不久的罗子君而放弃了多年的执着,甚至面对唐晶的主动求婚都不再为之动容。

  如果说不爱或者不合适,贺涵10年来竟从未发现吗?以唐晶的聪明和独立,既然不爱不合适又怎会委曲求全主动求婚?

  然而奇怪的是,同是越位的爱,为什么贺涵被许多网友祝福,而许幻山却遭万人唾弃?

  许幻山的越位是显而易见的偷情,在跟林有有已成事实,他的心理矛盾是怎么才能不让顾佳知道这件事。

  显然,许幻山对林有有并没有真感情,他迷恋的是林有有的年轻、激情和新鲜感。许幻山期待的是与林有有激情过后,你回你的北京,我回我的家,各取所需,两不相欠。

  他对林有有的感情,充其量只是原始的男人的冲动,是被绝大部分世人所不齿的,因此网友看到的满眼都是龌龊,满心都是厌恶。

  他和罗子君的感情被披上了真爱的外衣,在爱上罗子君后,贺涵的心理矛盾是怎么才能让唐晶知道真相而不伤害她。

  贺涵对罗子君是有真感情的,他的爱也是奔着和罗子君长相厮守去的,这样的感情对于感性的网友来说,就很容易有代入感,很容易被感动,而人一旦被感动,好恶也便毫无理性可言。

  心理暗示,是指人们在对现实进行分析的时候,某种程度上会掺杂很多个人因素,包括自己的期望、经验和信念等,很多时候,这些因素会明显地改变人们的思想和判断。

  爱情是从古至今都是被歌颂的话题,帝王的风花雪月,诗人的琴瑟和鸣,百姓的花前月下,爱情无形中被人们贴上了高尚、美好的标签。

  天下真的无不是的爱情吗?在《三十而已》中,当顾佳的爸爸试图说服林有有离开许幻山,林有有也曾痛苦的说,离开许幻山她再也找不到这么爱的人了。

  我想,让人们祝福贺涵,唾弃许幻山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爱屋及乌,也就是心理学上的光环效应。

  所谓光环效应,是指人们对于一个人的某种品质有非常好的印象,在这种印象的干扰下,人们对这个人的其他品质也会给予较好的评价,因为喜欢所以爱屋及乌。

  相反的,如果一个人的一些品质特点遭到人们的厌恶,那相应的人们会对他的其他品质也缺乏好感,这被称为恶魔效应。

  心理学家曾设计过一个实验:让被试者看一些照片,照片上的人,有的很有魅力,有的一般,也有很差的。

  然后让被试用与魅力无关的词来评价这些人,结果发现,有魅力者在各方面都得到较高的评分,而那些一般和较差的,则评分都很低。

  在《三十而已》中,许幻山有一个完美的顾佳,他的成功是顾佳用心助推的结果,所有人都知道,没有了顾佳的许幻山只能是一个烟花设计师,还未必就能成为一个有成就的烟花设计师。

  这样一个靠老婆获得光辉的人,就该老老实实地爱家、爱孩子,不应该有任何不轨企图,一旦私心杂念露头,那就是大逆不道,人人得而诛之。

  《我的前半生》中贺涵是一个集能力、才情、英俊于一体的社会精英,在人们的心里,他所受的高等教育让他本来就崇尚个性自由独立,他有任何的想法都应该被理解、尊重和同情的。

  比如,一些老年人从年轻人的衣着打扮和生活习惯就认定某人没出息,而有人因为对方的某些可爱之处就觉得她处处可爱,所谓“厌恶和尚,恨及袈裟。”

  除了暗示心理和光环效应,罗子君先前失败的婚姻也使人们对贺涵的移情别恋理解和同情的原因之一。

  生活中,无论对错,人们往往倾向于同情那个遭遇不幸的弱者。前段时间热搜的苟晶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

  罗子君从一个人畜无害、对陈俊生百般呵护的家庭主妇,到被小三,从一开始,看剧的大多数人都会同情怜惜罗子君,从心里希望她能找到一个比陈俊生强百倍的男人呵护,而贺涵是陈俊生的上司,比陈俊生更成功。

  另外,唐晶自始至终都是那个完全掌握命运的职场精英,在同情罗子君的人心里,如此强势的唐晶是不适合贺涵的。

  我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玺雪文子,欢迎点赞、转发、评论,希望与你一起成长,一起探讨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