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成功案例 > 正文

银行补充资本充足率须另谋出路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2-08-21 评论数:

  宽松的货币政策下,各银行在上半年完成7.4万亿元新增贷款,是去年同期的3倍,同时较今年全年的放贷目标还多出47%。

  一方面是快速增长的信贷数量,另一方面却是银行不断依靠发放次级债及A+H股上市融资,来补充急转之下的资本充足率。

  有消息称,银监会拟限制银行滥发次级债,以防止下半年信贷规模过度膨胀,同时巩固银行的资本金基础。对于在一季度资本充足率已出现下滑迹象的商业银行来说,今后怎样提高资本充足率,是一个大问题。

  银行不良贷款率下降的问题,引发监管层的高度重视。央行在近日发布的《2009年二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报告》中特别提到,目前促进信贷投放存在着“推动”和“制约”两方面因素。在“制约”因素中,就有“资本充足率下降较快和风险管理加强对银行业持续加速投放信贷资金产生一定约束”一条。

  在央行之前,银监会也从上半年银行资本充足率的变化中“嗅”到了风险。一位接近银监会的人士称,为防止下半年信贷规模过度膨胀、削弱银行业的资本金基础,银监会正在酝酿针对银行的资本约束新手段。

  另据银行业内人士称,之前对未上市中小银行发行次级债的计划已经不批了。新规将重点对银行以发行次级债的方式补充资本金做出限制。一位银行业人士评价说,银监会此时对银行资本金补充方式进行限制性规定,是为了防止下半年出现“第二轮”疯狂信贷。

  事实上,很多银行都面临相同的问题:风险资产增长较快,资本补充机制不顺畅,资本充足率出现下降。

  按照此前银监会公布的《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资本充足的商业银行,其资本充足率不低于8%,核心资本充足率不低于4%。此后,为提高银行业金融机构的风险承受能力,银监会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银行资本充足率底线%,与此对应的,市场普遍认为,银行核心资本充足率应提至6%。

  根据2009年一季报,浦发银行核心资本充足率为4.84%,资本充足率8.72%;深发展核心资本充足率为5.27%,资本充足率8.53%;民生银行核心资本充足率为6.6%,资本充足率9.22%。这3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已低于10%,而招商银行一季度末的核心资本充足率为6.54%,资本充足率为10.95%,也刚过红线。

  上半年,中资银行累计发行次级债已达1600亿元。国有商业银行中,中、建、农已经完成了次级债发行计划,除此之外,华夏、浦发等股份制银行2009年至2010年的次级债计划已经获董事会通过。在刚刚过去的二季度,14家上市银行中就已经有11家准备发行次级债,预计总规模甚至超过了4500亿元。

  “靠发次级债融到的资金很可能被‘挪做他用’,只有很少一部分资金用在了补充资本充足率上。”对于上述情况,北京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吕随启这样表示。

  在吕随启看来,由于监管层已经开始担心各银行资本基石是否牢固,银行提出靠发行次级债的方式补充资本充足率,会很容易拿到批文。而次级债的利率水平又相对较低,“银行用低成本获得资金,再以高收益的利率水平将资金贷给企业,尤其是类似‘铁公基’这样的国家项目,到期银行可以获得无风险利润”。吕随启因此认为,银行密集发行次级债的根本原因就是抢占贷款市场,扩张自己的盈利空间。

  而相关分析师对银行的做法表示“认同”。“如果监管层真的收紧银行次级债融资渠道,短期内不会影响银行利润,但长期来看,将给银行盈利造成很大的压力。”东北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唐亚韫这样表示。

  不过,据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介绍,银行靠发次级债仅能补充附属资本,而核心最能保证银行资本金的充足率问题无法解决,因此,银行选择定向增发或H股上市能够直接补充核心资本充足率,现在看来是稳妥的。

  根据《巴塞尔协议》,银行核心资本由普通股和公开储备构成;附属资本由非公开储备、资产重估储备、普通准备金、混合资本工具和次级长期债构成。由于次级长期债兼有债务和股权的特征,可用来补充资本金。但次级债的接收方是金融系统内部各企业,一旦次级债滥发成灾,系统风险将大幅度上升,最终导致次贷危机。

  在监管层收紧次级债融资窗口后,很多银行开始筹划其他出路。深发展银行此前决定向中国平安定向增发3.7亿-5.85亿股股票方案的议案,该议案将使深发展的核心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提升至7%-8%和11%-12%。光大银行宣布,近日与8家大型国有企业签署股份认购协议,引资规模超过110亿元。引资完成后,光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将超过10%,核心资本充足率将超过7%,本次引资不仅使该行资本充足率超10%,还将使其IPO进程提速。以民生银行为代表的一些银行,则瞄准了H股上市融资的办法来补充资本充足率。商报记者 崔吕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