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成功案例 > 正文

南京“追星人”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1-11-24 评论数:

  宁静的秋夜,仰望苍穹,皓月当空,繁星点点,是否拨动你的心弦?9月的苍穹精彩万分。金星合月、土木双星伴月、海王星冲日……今年的行星观测季已开启,晴朗的夜晚,金星、木星、土星就会露出真容。

  在南京,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一起仰望苍穹、追星逐月,探索科学奥秘、领略天文魅力。他们是——追星人。

  这里,有我国自己建立的第一个现代天文学研究机构——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我国天文教育的排头兵——南京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我国天文与光学高新技术重要科研和发展基地、国家大中型天文望远镜及仪器设备研制基地——中科院南京天文光学技术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院士、天文学家崔向群说:“紫金山天文台是‘中国现代天文学的摇篮’。1953年毛主席视察紫金山天文台时指示,我们自己也要造望远镜。后来就建设了中科院南京天文仪器厂,经过几代人的接续奋斗,发展成为现在的中科院南京天文光学技术研究所和中科院南京天文仪器有限公司。1952年高校院系调整时,国家把最好的几个大学的天文系都集中到南京大学并成立天文学系,也就是现在的南京大学天文科学与空间学院。无论是天文科研观测、天文仪器研制,还是天文教育,南京在国内都是首屈一指的。”

  9月的一天,夜空晴朗,适合观测木星和土星。记者驱车一个半小时,来到浦口区星甸街道后圩村九峰山天文台。

  九峰山天文台由星甸街道主导、南京天文爱好者协会设计,共同建设并打造成开放式的智能天文科普教育基地,旨在让普通市民快速入门天文观测。晴朗夜晚,数名天文爱好者聚在这里,观赏木星、土星,拍摄深空天体。他们中有软件工程师、通信工程师,也有医生、学生,还有自由职业者。调试设备、定时拍摄、网络直播……大家各自忙碌着。

  故事:今年5月14日,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工作组公布了数百颗小行星命名,其中有2颗是我发现的。在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带,有一颗小行星用我的名字命名,叫“徐智坚星”。

  我对天文的热爱和探索已经有10多年了。每一个“追星”的夜晚,我都会守在天文观测仪前,有时候到第二天凌晨两点,有时到凌晨三四点。恒星数量庞大,观测数据量也巨大无比,要想从中发现小行星,是需要一点运气的。对我们天文爱好者来说,这是一场争分夺秒的竞赛。稍不留神,就会出现“意外”,让别人捷足先登。当然,我的“追星”战果还是不错的,这些年一共发现了70颗超新星、4颗河外新星、4颗永久编号小行星、数十颗新变星,还曾发现300多颗SOHO彗星、7颗STEREO彗星,数量居世界第三。

  我本科学的是通信工程,毕业以后在一家企业工作。后来,在朋友的鼓励下,我决定考研,立志在自己喜欢的天文领域干出点成绩来。现在,我已经在紫金山天文台攻读天文学硕士学位了,主攻近地小行星的研究。小行星上保留了太阳系形成早期的痕迹,对于理清太阳系的演化过程具有重要意义,而且研究小行星能更好地帮助人类防范外来天体撞击,这,就是我的梦想!

  故事:我的主业是在珠江路经营一家公司,销售电脑产品。但是我爱好天文的年头,并不比卖电脑短。经常有人问我,每次跋涉上百公里甚至更远,在野外风餐露宿、通宵达旦,去捕捉一颗颗星星,很辛苦吧?我想告诉大家,看到闪亮星星的一刻,那份激动、惊喜,足以忘记所有的辛苦。

  2012年6月,整个华东地区阴雨连绵,但我想拍摄金星凌日天象。通过对整个区域天气的分析,我把观测点锁定在浙江舟山。那时候我还没有买汽车,带着100多斤重的观测设备,坐火车、转汽车、倒公交车,终于抵达舟山某观测点。其实舟山也是阴雨天,但我巧妙地抓住了云层的缝隙,最终拍到了一半的金星凌日。也是在2012年,我为了追一颗彗星,从浙江安吉,到江苏的南京、盱眙,再到山东泰安,用一周时间追逐了3000多公里,终于在泰山上追到了它。

  “追星”这个事,只要你喜欢,都可以实现。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天文爱好是件奢侈的事,比如要置办专业的天文观测器材。其实这个丰俭由人,一个天文摄影相机的主镜头,基础版的几千元就可以买到。当然也有十几万元的,比如冷冻相机,拍摄过程中相机芯片温度可以瞬时下降40摄氏度,最大限度降低热量产生的噪点对拍摄效果的影响。目前,一套入门级的天文观测器材,1万多元就够了。在国外,天文器材公司还提供租赁服务。我想未来,我们国内也会有这样的市场,可以让更多人实现“追星梦”。

  9月17日,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载着三名航天员凯旋。2021年是中国航天大年,在航天事业发展的带动下,人们开始更多地关注对浩渺宇宙的探索,“航天迷”“星空粉”也越来越多。

  南京天文爱好者协会秘书长许军说:“近年来,全国各地的正规天文社团组织数量一直在增加,天文爱好者更是增加迅速。2000年前后,南京地区活跃且有一定观测经验、能联系上的天文爱好者只有20人左右,而现在南京地区活跃的天文爱好者,保守估计达数百人。”追星逐月的过程中,许军发现,社会各界对天文科普的需求越来越强烈,每年都有众多学校联系协会,开展天文科普进校园活动。

  “天文是比较容易吸引小朋友的。”崔向群说,天文包含很多门类的学科知识,比如天文探索、天文观测设备使用,既需要数理化知识,也需要生命科学知识。科普天文知识,就是给孩子们一个机会,引导他们走进科学、对科学产生兴趣,将来就有很多人会选择从事科学和相关技术领域的工作。

  许军说:“现在是‘全民追星’的好时代,南京天文爱好者协会一方面将常态化开展公众天文科普活动,另一方面将在天文专家的指导下,让有一定特长方向的天文爱好者去做一些科研辅助工作。

  “我曾经建议充分发挥天文优势,建设南京天文馆,更好地开展科普教育,对此南京市也很重视,这项工作正在推进中。”崔向群说,南京的几个天文机构和中科院南京分院有一个构想,希望集合中科院系统和在宁高校的天文科研优势,在南京建设一个天文科学与技术科创中心,推动该领域的产学研融合发展,为南京创新名城建设贡献科学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