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下载 > 正文

银都传媒“迷失”记:从新三板明星到负债5000万它的致命根源是什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1-10-28 评论数:

  从融资近亿元、营收超5000万,到欠债近5000万,走向摘牌、倒闭,在向动漫全产业链进击的过程中,银都传媒为何迷失了自我?

  8月24日,武汉银都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都传媒”)披露《关于股票停牌进展的公告》,“因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仍未按期披露2016年年度报告,公司预计也无法披露2017年半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存在被全国股转公司终止挂牌的风险。”

  同日,主办券商东方花旗对银都传媒发出了第29次风险警示,预计其将被全国股转系统强制摘牌。

  在此之前,银都传媒便因贷款逾期、实控人失联、高管辞职、财务造假等问题被证监局监管、罚款,频陷舆论漩涡之中。

  据《无冕财经》了解,目前银都传媒位于武汉光谷创意产业基地B座7楼的办公场所已被物业客户中心限制使用,公司实际已停止经营。

  曾经以“高成长性”跻身新三板创新层、融资近亿元,如今却歇业、面临被摘牌风险,一度风光无限的银都传媒到底经历了什么?缘由何在?

  2003年,关杭军及其妻李文创办银都传媒,编辑、发行旗下三本期刊《最推理》、《淘漫画》、《看小说》。

  彼时国内原创推理书籍、期刊少而单一,《最推理》的出现很快便凝聚了一批推理小说写作者与爱好者。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最推理》月均销售量9.63万册,还被评为“湖北省名牌产品”。

  《淘漫画》则作为武汉第一本原创漫画杂志,上市不到一个月时间,月订货便突破十万份,“当时收钱收得手软”。2012 年,《淘漫画》月均最高发行量为 17.42 万册,在湖北地区仅次于知音集团旗下的《知音漫客》。

  2008年,时值纸质出版行业寒冬,积累了不少原创IP资源的银都传媒开始自建动漫制作团队,涉足动漫设计及影视制作,试图打通从漫画期刊到动漫影视再到动漫衍生品的产业链。

  2011年12月,由银都传媒制作出品的动画连续剧《家有浆糊》登陆央视频道,开播3天便凭借轻松幽默的风格收视率不断攀升。2012年,该剧入围第26届中国电视金鹰奖。

  此外,银都传媒进行一系列股份改制和资本运作。2012年,第一次增资扩股完成,吸纳股权投资高达1284万,同时向金融机构借贷3000万,而后公司注册资本从最初的300万扩变为2600万。

  2013年7月,银都传媒作为湖北省重点扶持的文创企业,正式挂牌新三板,成为华中地区第一家挂牌新三板的动漫企业。挂牌首日即大涨400%,成交价格为每股5元,成交量达3万股,其中李文持股26.29%、关杭军持股23.87%,第三大股东为拥有国资背景的武汉高科。

  资本闻声而来。资料显示,自挂牌以来银都传媒共获得三笔融资,累计融资近1亿元:2014年,获得融资2172万元;2015年完成两笔融资,共7293万元。

  而根据银都传媒年度报告披露,2015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246万元,较上年增长68%;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88万元,较上年增长1448%。

  因着如此业绩,2016年6月,银都传媒成为首批进入创新层的挂牌企业,并被评为高成长性企业。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成功进入创新层意味着银都传媒经营态势良好,业绩增长喜人,未来有一定的持续经营能力;同时也意味着银都传媒将得到更多的政策红利,在资本市场上的含金量增强。

  2016年10月31日,银都传媒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资金规划的原因,偿还借款的资金尚未筹措完成,故未能按期支付农业银行900万元借款。次日,东方花旗发出风险警示公告称,银都传媒拖欠全体员工9月份的工资、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以及办公场所租金、物业管理费。

  11月2日,全国股转公司系统宣布,自即日起银都传媒的股票暂停转让。如此一来,其投资人手中的股票或将变成废纸。

  随后东方花旗再发风险警示公告提示,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副总经理关杭军,实际控制人、董事、总经理李文自2016年10月24日起未出现在公司办公场所,目前处于实际失联状态。

  据东方花旗披露,截至2016年11月3日,公司尚未到期的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其他应付款等大额债务共计约4944万元,而公司目前的银行存款和现金不够支付员工工资、办公场所租金和物业管理费,“公司资金链已断裂”。

  与此同时,银都传媒拖欠旗下杂志50余名写手、画手稿费的问题也浮于水面,截至发稿前该问题尚未解决。写手小莫告诉无冕财经:“关于银都的事我不想再多提,只想说他们欠的稿费都没有还给我们。”

  2016年10月24日,银都传媒发布公告称,李文累计质押股份15.56%,占其所持股份99.03%。在此之前,关杭军累计质押股份16.85%,占其所持股份的96.70%。也就是说,两大股东所持股份几乎质押殆尽。

  银都传媒瞬间深陷负面泥淖。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统计发现,从银都传媒两名实控人失联到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一个月里,东方花旗连发了11封风险警示,并多次重申该公司可能面临摘牌,然而大厦将倾。

  在其长文章《一个失败老板对员工的心里话》中,他解释之所以不在办公室是由于“各路债主包括没有到期的借贷机构纷至沓来,催逼甚凶,在办公室被包围,已无法正常工作。随着事态的演变,更产生了现实的人身威胁。”他强调,“我会回来的!为股东、为亲友、为员工。”

  期间,关杭军在微博上宣布辞去在银都传媒的一切职务。但此举遭到了银都传媒董事会的反对。银都传媒董事会公告称,“董事会不同意关杭军先生在职期间在除信息披露平台以外的渠道首先发布信息的行为。”

  2017年5月8日,因虚构主营业务收入,银都传媒被湖北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公告显示,银都传媒2014年、2015年、2016年上半年虚构动画制作、VR和广告等收入累计5518万元,其中2014年1290万元、2015年3177万元、2016年上半年1051万元,分别占同年度主营业务收入金额的41.30%、59.84%、60.20%。

  如此看来,银都传媒大部分的主营业务收入是通过“签订虚假合同”虚增而来。7月3日,湖北证监局出具《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对银都传媒公司及13名责任人罚款180万。

  为何银都传媒会落入如此境地?关杭军认为,公司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及时向律师咨询而签下不合理的借贷合约,导致公司发生崩塌式的危机。

  有市场人士却认为,银都传媒的危机起源于其业务转型“盲目冒进又急于求成”,颇有些“才华撑不起野心”之感。

  上市后,银都传媒并未专注于动漫制作的转型路径,而是借助从资本市场获得的巨额融资,从2014年到2016年三年间,在影视制作、网络游戏与技术开发、电商、VR等多个领域尝试IP开发和多元化转型,号称打造“影视制作+云动漫+电商平台+传统书刊”的IP生态布局。

  2014年11月,银都传媒最大手笔投资的首部院线电影《全城通缉》上映,尽管有刘烨、赵文卓、秋瓷炫等明星担任主角,累计票房收入仅3507万元。而该片实际投入算上电影制作、宣发、融资利息合计约7000万元,扣除电影分成后银都传媒亏损巨大。

  2015年,VR市场火爆,投资电影成效欠佳的银都传媒决定开发VR游戏《唤梦之旅》、VR门户网站,开设VR线下体验馆。此外,高薪聘请电商事业部总监,招聘设计师打造动漫二次元潮牌服饰“RUOK”;并购“密室逃脱”线下游戏公司“塔卡密室”,打造密室逃脱门店。

  银都传媒多元化转型“高举高打”,但实际上,上述种种业务皆未创造利润收益,导致公司无法造血,债务规模持续扩张,公司运营唯有依赖后续融资。如今无钱可烧的银都传媒只能先行离场。

  在微博公开信中,关杭军把自己多元化转型失败的根源归咎为资金问题:“以上项目,单个拎出来,有的就需要数千万的投入,而且回报期漫长。长线需要烧钱的项目,遇到宏观金融形势紧张,再融资困难,难免举步维艰。”

  一位不愿具名的武汉知名动漫企业负责人并不赞同关杭军的说法。她认为,资金是一个原因,最根本原因在于:“银都传媒常转变思路,出版不赚钱就转动漫,动漫不赚钱就转电影,电影亏本转VR,抱着机会主义在做企业,关门歇业也并不稀奇。”

  “什么火做什么,东一枪西一枪的紧跟市场热点,对于根基不牢的银都传媒来说是个致命伤。”一位资深的文化产业从业人士接受无冕财经访问时如此评价。

  被戴上“领军企业”光环的银都传媒,在资本的驱动下狂奔突进,最终自戕,徒留关杭军的感慨:“也曾春风得意马蹄疾,而如今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